4/10/2015

不看你的眼

沒喝、也不能喝的那杯茶,怎麼突然間涼地那麼快?
許多年前的苦澀香味,似乎就要朦朧了雙眼。

發現你依舊不正眼看我,誠如我不敢細看你的眉眼。
未能嘗到的餘韻,就是有人犯賤、喜歡玩味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